影工坊
精准搜索请尝试:精确搜索

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_留守儿童的微电影剧本《爸爸不在家》赏析一

2017-10-16 22:03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)
      据相关资料显示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已达5800万人,并呈继续增长的趋势。其中,乡村小学三年级以上的很多留守儿童面临要离家借住寄宿制学校。由于他们的爸爸妈妈为生计而辛辛苦苦地在城里常年打拼,在一天紧张的学习生活里,这些留守儿童们饭吃好了吗?衣服穿暖了没?学习怎么样?有什么困难需要亟待解决?一部关于留守儿童的微电影剧本《爸爸不在家》应运而生,请赏析:
             爸爸不在家

编剧:王志攀
淡入
郊外 
我们看到一颗很高大的树,树上面全部是枝干,已经零零星星的剩下几片叶子。现在俨然是冬季,就在树的中心枝干上面,有一个鸟窝,鸟窝很大、黑乎乎的。
一个青少年坐在对面的一个小丘上面,在仰头看着鸟窝发呆。他浑身脏兮兮的,头发很长,就像是没有大人打理一样。他就是我们的主人翁------小强,16岁,因为父亲的外遇,造成心理阴影,性格倔强、叛逆,是所有人眼里的“野孩子”。
他坐的小丘下面,就是火车道,一条火车正驶入我们的视线。
小强立马从沉思中惊醒,他猛地站起来,在小丘上面追赶着火车奔跑。他并不是要追上火车坐上去,他只是想和火车一起奔跑。
他跑着跑着,最后慢慢的停了下来,他显然是没有火车跑得快,他放弃了。
慢慢的,他蹲下来,双手托腮,俯瞰着火车飞快的奔向远方。
小强双手插兜、低着头,一个人漫不经心的沿着火车道行走。
小强家 
小强快步的走到屋子里,他先跑到水缸前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大瓢水。然后他在屋子里打量、寻找。
小强:妈?
屋子里没有人回答,小强来到里屋。他看见妈妈一个人躺在床上,一声也不吭。他妈妈背对着小强躺在被窝了,她并没有睡着,而是睁着眼在流泪。
小强:妈?
回应小强的只是妈妈的哽咽声。
小强明白过来,马上变得恼怒起来。他像箭一样怒气冲冲的向屋外飞射而去。
城镇马路上 
小强瞪着眼,咬着牙疯狂奔跑在马路上。他跑到一个理发店门口,门口的招盘上面写着“小梅理发店”。
透过玻璃窗,我们能看到理发店里面有一男一女在里面卿卿我我、打情骂俏。他们十分幸福、甜蜜。那个男人正是小强的爸爸。
小强看到这一切,变得更加恼火,他几乎疯了。他随便捡起一块砖头就向里面砸去。
那男人发现是小强后,立马狼狈的藏了起来,不见了踪影。而那女人却抱着腰,十分泼妇、彪悍的走出来。
小强又捡起一块转头向那女人的身上砸过去。女人被砸到在地。又是一块转头向里面砸去。
小强(歇斯底里呐喊):张大宝!你给我出来!张大宝!你给我出来。我要杀了你!
周围渐渐的过来许多围观的人。
这时,那女人趁小强不注意,从地上起来,上前就给小强两耳光。把小强的鼻子打的鲜血直流。
小强根本无动于衷,他根本不知道疼。
小强(超大声):张大宝!你给我出来!我要杀了你!
那女人在一旁骂骂咧咧。
小强把视线凶狠的转移到那女人身上,他恨死这个女人,他恨不得把她撕碎。
小强的眼神,让那个女人开始害怕起来,停止谩骂,并且慢慢的往后退却。
小强捡起一块砖头,就朝那女人的头上砸去,女人当场倒地,额头上都是血。
小强转身从容离去,他一点也没有害怕。
学校教师内 
一间教室里坐着满满当当的学生,其中有两个座位上空着。
讲台上一个40多岁的男老师,翻开一个本子。他是王老师,一个十分热心的教育工作者,他酷爱孩子们。
班长:起立!
大家起立:王老师好!
王老师:同学们好!都坐下!
班长:报告王老师!今天班里除了张小强和毛毛(杂毛),其他的同学都到齐了。
王老师(疑惑):哦!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吗?
班长:不知道!他们、、、他们经常逃课的!
王老师(对大家):你们谁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吗?
学生们大眼对小眼,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。
王老师(担心):好了!你坐下!我回去找他们的!
一旁坐着的倩倩也格外担心。
网吧内 
网吧里面有两排人正坐在电脑前激战正酣,其中有一个青少年的外表格外显眼。他的头型怪异、凌乱,头发有红、黄、蓝三种颜色,耳朵上穿着耳环,着装流里流气!他表情呆滞,眼睛疲劳,他在网吧里已经泡了三天三夜。他是杂毛,15岁,因为父母长年在外地打工,无人管教,所以性格放纵,无法无天,为所欲为。
他的电脑上面是一款十分暴力、残忍的厮杀游戏,画面血淋淋的,极度恐怖。
他虽然极度疲惫、困乏,但仍然振作精神,咬着牙砍杀着电脑里面的人物。
小强进入网吧,来到杂毛身边。他拍了一下杂毛,并没有说话。
杂毛看了一眼心事重重、擦着鼻子的小强,又继续认真的投入到游戏。
杂毛(看着电脑):鼻子怎么了?
小强(不屑):被狗咬了!一只母狗!、、、、、、(恶狠狠地)总有一天,我会把这只母狗宰了的!
小强(扑哧一笑):哈!一会就走!
电脑画面上,杂毛被对手杀死,一个爆头,鲜血飞满整个屏幕。杂毛使劲的把耳机取下来狠狠地摔在桌子上面。
杂毛:去死吧!
杂毛悻悻的站起来跟小强离去。
大街上 
小强和杂毛从网吧里面出来,杂毛浑身缩成一团,他很冷,他迷迷糊糊的。
杂毛:怎么这么饿!肚子好饿!
小强:打了三天三夜了!不饿才怪!
杂毛:这算什么!上次我打了七天七夜都没有回家。
小强:钱花光了?
杂毛:今天晚上再偷两包粮食卖了,就有钱了!
路边的一个大娘,站在一个摊子前面,喇叭里面吆喝着:烤红薯!、、、烤红薯!
小强和杂毛对视一眼。
小强:有东西吃了!
杂毛微微一笑,向那个卖红薯的大娘走去。
杂毛:老板!网吧里面有人让你拿几个红薯送去,靠窗口那个桌子。
大娘:好好好!这就送去!
小强:快点!他们等着吃呢!
大娘:好好好!
大娘用黄纸包了几个热乎乎的红薯,就向网吧里面走去。
小强和杂毛看大娘进了网吧,一把拉开烤红薯的炉子,疯狂的抢着红薯裹在衣服上。
两个人就像豺狼一样,偷抢着别人的辛苦劳动。这时,小强发现摊子上的盒子里放着一堆零钱。他犹豫了一下,和杂毛对视一眼,然后他迅速的把那些钱往口袋里面装。
小强和杂毛抱着红薯拼命跑掉。
那卖红薯的大娘抱着红薯从网吧里面出来,有点摸不清头脑。当她见小强和杂毛不见了以后,加快脚步跑到摊子前。她发现大事不好,摊子上面被小强和杂毛洗劫一空。她“啊”的惊叫一声,就向他们追去。
两个人抱着红薯拼命的逃跑,不时向后面看一眼,他们怕那卖红薯的追上他们。
那大娘可怜巴巴的在后面穷追不舍,嘴里不停的叫嚷着。
大娘:站住!站住!你们站住!、、、、、、我求求你们!、、、站住!
小强和杂毛跑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,他们似乎有点跑不动了,他们停下来弯腰喘气。
杂毛(气喘吁吁):快跑!她追上来了。
小强喘着粗气,向后面看了一眼,那大娘已经追上。小强脸一横,把红薯放地上,直起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,恶狠狠地向那大娘走去。那小刀上面缠着布,是小强自制的小刀。
那大娘见小强手里握着小刀冲自己走来,顾不上喘气,慌忙又向后面退却。
大娘(伸手制止):孩子!别!别!、、、你们把红薯带走,把钱还我!行吗?
小强(凶狠):再追我们!就杀了你!
大娘(央求):孩子!我求你们!把钱还我,好吗?、、、(眼睛流泪)我老伴死得早,我一个老婆子,养活一家子,我还要供我两个儿子上学。他还等着我这些钱呢!求求你们,把钱还我!、、、、、、那些红薯你们吃了,你们把钱还我!可以吗?求求你们!
小强犹豫了一下,大娘的话好像说到了小强的心里或要害,他紧握小刀的手松动了。
大娘(抽泣):没有男人的家真的不好过啊!没有爸爸的孩子真的不容易啊!、、、我求求你们!
小强慢慢的从口袋里把钱全部掏出来,全部还给那大娘,杂毛看着小强,又看了一眼大娘,他似乎有点动容,他理解这一切。
杂毛上前拍了一下小强,示意他离去。并且把自己抱着的红薯也还给了大娘。
大娘:别别别!这些红薯你们吃了吧!
杂毛拉小强离去,大娘感激的看着他们俩的背影离去。
大街上  傍晚
一个同学陪王老师来到一栋房子前站定。
同学:王老师!这就是毛毛家!
王老师看大门紧闭,又问。
王老师:他家没有人吗?
同学:毛毛他爸爸妈妈一直都在外面工地上面打工,不经常回来,家里就毛毛一个人。他有时在他奶奶家吃饭,他奶奶又瞎又聋、、、、、、
王老师(担心的点头):哦!
同学:和毛毛家隔一家就是小强家!(轻轻地悄悄话)王老师!小强他爸爸在外面有女人,镇上的人都知道,小强他妈妈每天都哭!
王老师点点头。
屋子内  傍晚
屋子内很简陋、很黑,只有一丝弱光从窗外射进来。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,坐着一个人。由于黑暗,我们看不清他的样子,甚至看不清她的轮廓。我们只能看到黑暗处有人在动。
窗前桌子上面靠着一张照片,照片上是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,他很黑,驼着背,胡子拉碴。他显然是一个拼命养家糊口的汉子,虽然他是一个警察,但是我们依然能从照片上看到他的沧桑。
照片被从黑暗角落里面伸出来的一只手拿起来,这只手很白,不是一般的白,白的不正常。
一个女声弱弱的的声音:妈!我爸什么时候回来?
停了一会,帘子外有一个女人开始说话。
母亲(画外):过年了!你爸估计会在家呆两天。
女孩:妈!、、、、、、我的病不要看了,我不想爸爸太累!、、、我宁愿在最后的短暂日子里,能和你、和爸爸呆在一起,也不愿他为给我看病而长年在外奔波。、、、、、、我不想他为给我延长生命,而长年漂泊,有家不能回。我宁愿他在我身边,也不要看病。、、、、、、(哽咽)我不想他这样!、、、只要他能在我们身边,我愿意现在就死了。
从帘子外面传来了母亲的哽咽、抽泣声。
母亲(哽咽):、、、不要再说了!、、、被你爸爸听到,他会伤心的!
女孩(哽咽):、、、我、、、好想他(哭泣)!
母亲:、、、、、、很快就过年了!他会回来在你身边的!、、、、、、我去帮人干活了,你在家不要看阳光。、、、我走了。
那只手把照片放回桌子上,规规矩矩的放好,这只惨白的手又重新缩回黑暗处。
“咚咚咚”有人敲窗户的声音,窗户被人打开,小强和杂毛从外面探头进来。
杂毛(嬉笑):嘿嘿!伙计!我们来看你了!给你带了东西!
杂毛抱两个烤红薯递到窗内的桌子上。
小强:快吃吧!
从黑暗的角落里怯怯的出来一个女孩,这女孩浑身惨白,身上没有一点血色,他甚至带着医院的帽子,他弱不禁风的样子,一点力气都没有。窗外的一丝弱光都照的他睁不开眼,浑身难受。他不能见阳光。他是小静,15岁,我们的另一个主人翁,一个天生的白化病患者,生命危在旦夕。懦弱,不自信,对窗外的世界和事物感到无知和恐惧。
小强看到小静被光射的睁不开眼,恍然大悟。
小强:哦哦哦!对对对!阳光!
他和杂毛翻窗户进去里面,并且把窗户关上。
小静看着烤红薯无动于衷,闷闷不乐。
杂毛:怎么了?快吃啊!
小静:我想出去!
小强和杂毛被小静的举动震惊,对视一眼。
杂毛:可你不能出去啊?外面有阳光的!你的病不能出去见阳光的。
小静:我想出去!、、、、、、我活不了多久了,我做梦都好像去外面转转、走走。、、、哪怕一小会!
小强理解小静的苦衷,他和杂毛对视一眼,轻点一下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未完待续,请 继续关注《爸爸不在家》赏析二 ,更多影工坊,电影影工坊诗歌等尽在《影工坊》!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 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影工坊 / 相声剧本 /影工坊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1

   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