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工坊
精准搜索请尝试:精确搜索

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_关于彩票的二人搞笑小品剧本《中奖之后》

2017-10-09 14:01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)

甲:某某某,你好啊。

乙:轻点,轻点。别这么大声。

甲:怎么啦?

乙:(东张西望)我怕被熟人发现。

甲:为什么?

乙:我在找地方搬家呢。

甲:哦,要买了新房了。那我恭喜你啊。

乙:千万别说恭喜。

甲:为什么?

乙:不瞒你说,我最近被恭喜了好几回了。一恭喜我就哆嗦。一哆嗦我就得搬家。

甲:这是什么逻辑。

乙:向你打听个人你知道吗?

甲:谁?小品

乙:孙悟空。

甲:孙悟空?

乙:你熟吗?

甲:不熟。

乙:哪谁熟?

甲:谁也不熟啊。那是神话中的人物。

乙:拜托你老兄,谁跟他熟言语一声。我有事情托他。

甲:什么事?

乙:我想托他走走后门,把家搬到东海龙宫去住。

甲:龙宫?

乙:龙宫要是地紧,南天门也行。

甲:南天门?

乙:实在没地方,住到月亮上也没意见,只要能帮我办成这事,我给他一万块好处费。

甲:什么乱七八糟的。你脑子有病还是怎么的?

乙:不都是被逼的吗。

甲:谁把你逼成这样了?

乙:人多了。

甲:为什么呀?

乙:不能说。

甲:还不能说。我看你是脑子有毛病。谁会吃饱了没事,把你逼得疯话连篇。

乙:跟你说了你也不信。

甲:那你说说看,让大家听听,也帮你出出主意,评评理。

乙:就在这说?

甲:那当然。

乙:(四处看看,再看看台下)这地能说吗?

甲:你踅摸什么呢?

乙:我看看台下有我的熟人没。

甲:放心,台下尽是我熟人,没你熟人。你说来听听。

乙:那我说说?

甲:说吧。

乙:彩票知道吗?

甲:哪谁不知道啊。我也常买。

乙:前不久,我买了一张。

甲:哪一种?

乙:传统的体彩。

甲:就是从0到9中随机选七个号码。

乙:不错。

甲:七个号码次序全对是特等奖。

乙:是的。

甲:你买的什么号码?

乙:1313766。

甲:就买了一个号码?

乙:那天也是巧。我就五块钱。吃个早餐三块,还有两块就买了这个号码。随机打的。

甲:结果就中了?(声音开始颤抖)

乙:中了。

甲:几等奖?(颤抖)

乙:不好意思。特等奖。

甲:五百万?(颤抖)

乙:交完个人所得税,还有四百万。

甲:(狂握乙的手)恭喜恭喜恭喜恭喜。

乙:别恭喜了,再恭喜下去,我的手要被拱了死掉了。

甲:你得这么多钱,打算怎么花啊?

乙:我媳妇说了,买套新房,最新装潢,家具家电,全部换光,坐坐飞机,四处逛逛,闲来无事,搓搓麻将。

甲:真会享受。

乙:我添了一句,全部齐了,换个新娘。 ——啪。

甲:什么声音?

乙:我媳妇给我一巴掌。

甲:该!

乙:想得挺好的,一宿没睡。第二天一早,天还没亮,有人敲门了。

甲:谁啊?

乙:我开开门,霍!门外站了好几百人,我仔细瞧瞧,一个也不认识。

甲:那是敲错门了。

乙:不是,有人说话了。

甲:谁啊。

乙:(天津话)恭喜你了,大兄弟。

甲:你们是?

乙:我们是市彩票精英研究学会的会员。听说你中了特等奖,我们来祝贺 祝贺。

甲:祝贺完了走吧。

乙:大兄弟,你这就不够哥们意思了。

甲:哥们意思?

乙:我们听说你中了特等奖啊,特别的高兴,一宿没睡。

甲:别人中奖你们乐个啥。

乙:我们商量了一宿,准备推举你为我们这个学会的名誉主席。

甲:名誉主席?

乙;我们准备把你的先进事迹好好地传扬传扬?

甲:怎么个传扬法?

乙:我们准备在本市最大的体育场,开一个声势浩大的彩民彩票得奖经验交流会。这个会,我们准备请赵本山我老弟来主持。

甲:赵本山?

乙:本来我们是想请他哥来主持的?

甲:他哥是谁啊?

乙:赵忠祥啊。

甲:挨得上吗。

乙:后来一打听啊,他到动物世界主持大象的婚礼去了。那边的出场费高。

甲:胡说八道。

乙:除了赵本山,还有他爱人。

甲:他爱人?

乙:你真没文化,宋丹丹啊。就是脱了马甲变成蛇的。

甲:你有文化。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乙:宋丹丹变成蛇之后,就是你讲话了。

甲:我还讲话。

乙;当然了。你要在会上把你怎么会得奖的体会跟我们大家谈谈。

甲:我蒙的啊。

乙:不能说蒙的。这里有学问。

甲:我是蒙的啊。

乙:你谈完了,还有我们常委会贺词。

甲:常委会?

乙:是啊,我们是市一级正规的组织。我们成立的时候,市委发过文的。我们有常委,有理事,有主席,有名誉主席,有具体办事的秘书处。我就是那个具体办事的秘书处的秘书长。

甲:霍!还真够正规的。

乙:贺词完了,接下来就是会员们有关你得奖的感想和体会。

甲:我得奖他们哪来的感想和体会?

乙:这你就不懂了。他们要谈的是你的这个号码能够中奖的十八个理由。

甲:十八个理由?小品剧本

乙;这还是经过内部交流之后精选出来的,我们原来准备了三十六个呢。

甲:有这么多吗。

乙:再接下来就是给你颁发证书的仪式。

甲:证书?

乙:名誉主席啊。

甲:我把这茬给忘了。

乙:怎么能忘呢?你忘了我们也忘不了。这是本次会议的高潮。也是本次会议的主题。

甲:那就颁吧。

乙:颁发证书之前得给你打个招呼。

甲:说吧。

乙:本来啊,我们想请曾经获得过特等奖的人,给你颁这个证书。

甲:结果呢?

乙:后来仔细一想啊,你还是第一个。

甲;你那学会里没有中过奖的人啊。

乙:我们不是还在努力吗。

甲:颁发完证书该完了吧。

乙:不,没完。

甲:还没完。

乙:还有演出啊

甲:演出?

乙:我们准备请刘欢,他唱的那个《好汉歌》我最喜欢了,还有韩红,她唱的《青藏高原》我也爱听。末了是景冈山,《我的眼里只有你》。

甲:盯上我啦。

乙:演出完了就餐,也不要啥好的,弄点甲鱼随便吃吃算了。

甲:吃甲鱼还是随便吃吃。

乙:吃饭的时候进入最后一个议题。

甲:吃饭还要工作啊。这态度没说的。

乙:跟你算帐啊。

甲:跟我算帐?

乙:这钱不都得你出吗。

甲:啊!闹了半天,是要我出钱啊。

乙:你看你这人。得了四百万,拿出个百来万来,就捧个名誉主席回家了,便宜。

甲:一百万买个破证书还便宜。

乙:你不是买彩票得的奖吗?用在我们学会也算是用在正途上了。不是有句话嘛,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吗。(以上乙都是用天津方言)

甲:这都挨得上吗。

乙:你说这是什么事。

甲:那你怎么办?

乙:怎么办?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我搬家。

甲:不错,是个好办法。你原来住哪里?

乙:城南新村,一楼。

甲:准备搬到哪里?

乙:我从城市的最南边,搬到了最北边。

甲:北边没有新村啊。

乙:哪还敢住新村啊。

甲:那你住哪里?

乙:告诉你你准想不到。

甲:说来听听。

乙:还记得从前的那个水塔吗?

甲:知道,以前城市很小,先把水抽到塔上,再放到管子里,就是自来水了。现在废弃了。

乙:我就住那上面了。

甲:那上面能住人?怕有二十多米高吧。

乙:准确的高度是二十八点五米。还真不错,住在上面,全城都在我眼里。我终于明白了日本鬼子为什么要修碉堡了?

甲:为什么?

甲:站得高,看得远啊。

甲:这不废话吗?

乙:还有呢。

甲:什么?

乙:上下就一条路,谁想上来我都看得见。

甲:谁想上去啊。

乙:你想不到吧。

甲:还真有想上去的?

乙:有啊。

甲:这回是——?

乙:那天我和媳妇正要睡觉,听见下面有高音喇叭喊我的名字?

甲:要高音喇叭做什么?

乙:上下的路就是一条锈迹斑斑的铁梯子,我买了十把锁,把门锁住了。要想跟我讲话没高音喇叭我听不见啊。

甲:至于吗。

乙:不是怕人吗。

甲:好家伙,真有你的。喊什么了?

乙:(陕西方言)安红,我爱你!安红,我爱你!

甲:这是喊你吗?这不是电影台词吗?

乙:我也叫安红。

甲:这回是谁在喊你?不是张艺谋吧。

乙:是市乞丐务虚理事会的。

甲:要饭的?

乙:不错!你想啊,我住这么高,他都能找到,除了要饭的谁有这本领。

甲:还真是的。丐帮的人到处都有啊。他们你做什么?

乙:想请我做丐帮帮主。

甲:这回不用出钱。

乙:他们说了,我们是穷人,吃苦吃惯了,我们要的不多,就十万块。就算你可怜可怜我们吧。

甲:可怜可怜就要十万啊!

乙:我想,没办法,我还得搬家。

甲:又搬了一回。这回搬到哪里了?

乙:我搬到了城北的郊区。农夹居,土房子,草顶子,没水没电。门口全是臭水沟。

甲:龙须沟啊。

乙:比龙须沟好不到哪里。

甲:这回安静了。

乙:我想也是啊。我搬到这里了。谁也不会想到我会有四百万吧。

甲:这不是找罪受吗。

乙:我媳妇不干了。

甲:她说什么?

乙:你个死鬼?

甲;死鬼?

乙:这是我媳妇的爱称。

甲:还爱称。

乙:死鬼,原以为你得了大奖,我们一家可以高高兴兴地过几天好日子,买套新房子,换换家具,配上全新的家电。再坐坐飞机,到新马港泰去旅游一趟,现在倒好,新马港泰没去成,跑到这里和臭水沟做了邻居。飞机没坐成,水塔上倒坐过了,也不错,水塔也蛮高的,看得到云从面前飘过了,就算是坐过飞机了。

甲:这是对你有意见了。

乙:我也没办法啊。

甲:劝劝吧。

乙:她还说了。

甲:说什么?

乙:她说了,我都琢磨过了,都是你中奖的号码不好。

甲:这跟号码有什么关系啊?

乙:我也是这么问的。

甲:她说什么?

乙:她说,你看你,1313766,用简谱唱就是哆咪哆咪西拉拉。

甲:这也没什么不好啊。

乙:她说,谐音就是:倒霉倒霉死了啦。

甲:挨得上吗!

乙:我也没办法。先睡觉吧。

甲:睡吧。

乙:睡着了就做了个梦。

甲:什么梦?

乙:梦见我住到了月亮上去了。

甲:和嫦娥和吴刚做邻居了。

乙:我心想,这下总没人来找我麻烦了吧。

甲:不错。

乙:有人敲门了。

甲:谁啊?

乙:我一开门,是吴刚。

甲:来看你了。

乙:有事吗?

甲:吴刚说什么了?

乙:吴刚说了,我是月亮彩票研究会的秘书长。受我们主席嫦娥的委托,来和你交流交流。影工坊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8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

    影工坊 / 相声剧本 /影视剧本

    豫ICP备14005524号-1 备案标识影工坊

    百度地图